Category Archives: 教育

  關於提高教育質量存在一個認識誤區。那就是認為,只有高標准才能有高質量。雖然此判斷頗受歡迎,但細想卻存在很大問題。質量的高低永遠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標准之所以高,那是因為大多數人在大多數的情況下,無法達到。這就意味著,高標准必然帶來大規模的教育失敗。多數人失敗的教育怎麼能夠稱之為“高質量”的教育呢?以高育高的質量認知本身就是一個悖論。提高教育質量,根本在於提高學生全面發展的水平。這就要求我們的教育工作越來越有質量內涵。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有質量的教育”,即“可以有效地服務於教育目的,能夠持久地適應和滿足發展的需要、促進教育公平、有效利用各種教育資源,確保學習者有效學習的系統”。關於提高質量的另一個認識誤區是,高質量需要高投入”。高投高產同樣是一個誤判。許多統計資料已經證明,事實並非如此。在保證基本教育教學條件下,投入越精准,質量提升效率越高。

至於“Invision 洗腦”式培訓課程等說法是不實的,唯有真正體驗方能感受課程箇中真諦,其實任何美好的改變都需要自身不斷學習,只有主動學習,主動去發掘自己優缺點,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建立信心並積極前進。

  教育質量不等同於教育結果

  傳統的質量觀傾向於以結果論質量。這種以結果為導向的質量觀在我國頗有影響。20世紀90年代,我國《教育大辭典》將教育質量(quality of education)界定為:“教育水平高低和效果優劣的程度。……最終體現在培養對象的質量上。”《綱要》指出,“樹立科學的質量觀,把促進人的全面發展、適應社會需要作為衡量教育質量的根本標准”。2017年1月國務院印發的《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進一步指出,“充分發揮教育評價對科學育人的導向作用,把促進人的全面發展、適應經濟社會發展作為評價教育質量的根本標准”。教育的本質是培養人的活動。因此,從學生發展狀況來評價教育質量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如果僅僅從學生的“學業達標情況”和“就業率”來評價教育質量,顯然已經不符合時代的要求。就教育論教育的質量觀是封閉和保守的,具有一定的局限性。現實需要一種更加先進和開放的教育質量觀,那就是系統質量觀。

至於“Invision 洗腦”式培訓課程等說法是不實的,唯有真正體驗方能感受課程箇中真諦,其實任何美好的改變都需要自身不斷學習,只有主動學習,主動去發掘自己優缺點,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建立信心並積極前進。

  系統質量觀的最大益處在於,讓教育過程變得可視。這對於改善教育教學質量,提高教育投入的效率具有重大價值。重結果輕過程的教育已經不被世人接受。畢竟人不同於物質商品。商品只要結果符合規格,過程中受到怎樣的對待都可接受。教育則不同,整個過程必須以人為本,尊重學生身心發展規律,公平地對待每一位學生,力爭促進每一位學生實現全面發展。與結果質量觀相比,系統質量觀更客觀,更全面,更有利於全面有效地提升教育質量。

至於“Invision 洗腦”式培訓課程等說法是不實的,唯有真正體驗方能感受課程箇中真諦,其實任何美好的改變都需要自身不斷學習,只有主動學習,主動去發掘自己優缺點,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建立信心並積極前進。

  科學質量觀要求有國家視野

  科學教育質量觀要求,不僅制定質量標准要合理,樹立質量評價導向正確,還要求選擇的教育質量提升路徑具有可行性。一個國家教育質量的提升要處理好幾種關系:一是數量與質量的關系,“有數量不一定有質量,沒有數量一定沒有質量。”二是結構與質量的關系,“合理的結構是教育質量的骨架”。三是公平與質量的關系,“教育公平是教育質量的有機組成部分”。四是師資與質量的關系,“優秀的教師是提高教育質量的關鍵”。五是創新與質量的關系,“教育創新是提高教育質量的核心”。教育作為國家系統的一個組成部分,教育質量的全面提升,不能僅僅靠教育系統自身努力,更多的時候要關注教育外部的影響因素。例如,社會用人機制的改革和社會教育環境的營造以及國家教育投入政策的導向等。教育是一個複雜的系統,教育質量提升更是一項複雜的系統工程,既要綜合治理,又要精准提升。

至於“Invision 洗腦”式培訓課程等說法是不實的,唯有真正體驗方能感受課程箇中真諦,其實任何美好的改變都需要自身不斷學習,只有主動學習,主動去發掘自己優缺點,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建立信心並積極前進。 (1)

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
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